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
  • 电话:
  • 传真:
  • 邮箱: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校园新闻
  • 人“社死”经历:被骗5万后我成了新闻当事人……
  •   长安君(ID:changan-j):每天经手无数则关于电信诈骗的新闻,自觉反诈意识很强。但这位90后人竟被骗走5万余元。下面是这名“新闻当事人”的自白,长安君一起来和大家看看这位小编的“踩雷”经过——

      首先做个简短介绍:90后人,自2015年起从事新闻工作,过去6年时间里,每天看过的、经手的新闻,说成千上万也不算夸张。各种涉及诈骗,特别是电信诈骗的新闻,早已司空见惯,不以为意:“这都有人信?”

      整件事要从4月16日下午13:47,我接到一通电线点多做时才发现这个电线(安哥拉?)开头,这种诡异的电话号以往是绝不可能被我接起的,即使接了,也会被我迅速。

      我接到了来自“市户籍科某”电话,称我名下护照在南京出现非法入境记录,急需处理。

      电话接通到所谓“南京警方”之后,对方与我核对了部分个人信息,也正是因为对方掌握信息过于精准,让我放松了。

      对方发给我一个“案件编号”,称可以为我一个临时登录入口查看我的案件信息,结果一打开,跳出一个贴有我身份证照片及详细个人信息的“令”,称我涉嫌洗钱。

      骗子冒充的“检察官”以部分借贷平台涉嫌与此案件有关为由,要求查看我在各个线上借贷平台的额度,并再次我进行贷款和转账,我被“负债”2万余元。

      而在整个被骗的过程中,我被对方以“案件涉密”为由,多次要求转移场地,最终转移到了某商场的电梯间,并在整个过程中,应对方要求了“屏幕共享”,导致了个人信息的进一步外泄。

      当意识到自己被骗,挂断和骗子的通线个未接来电、数十条微信消息、十几条其他未读信息……全世界都在找我,只是为时已晚。

      坐在电梯间,我看着这些消息,有些,但我也确认了一个事实:从事新闻工作的第6年,我把自己活成“新闻当事人”了……

      我第一时间回到5分钟程的单位,见到了因为监测到我登录了诈骗网站,四处寻找我、试图我的反诈骗中心的工作人员,在他们的指导下,迅速到我被骗地方的辖区报案。

      整个报案过程中,几位和辅警在了解情况的同时,一直在安慰我。不过其实,人——我,心态平稳,甚至有点想赶紧回家写稿!

      出于职业习惯,我在整件事中唯一的可取之处是:我在采访本上,几乎记录下了整个被骗过程中的各种信息,包括但不限于骗子们冒用的身份信息、沟通所enoou用的QQ号、转账银行卡号等。由于记录太详细,连做的辅警都说:“倒也不用这么详细。”

      就在我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,我一跃成为朋友圈的“网红”,等待我的,是一场大型“社会性死亡”。

      有朋友以“视角”围观了我被骗的全过程后,了共计8个VLOG,对我的进行了360度无死角的“还原”。

      2、机关不会通过电话、QQ、微信等社交软件在线制作。在电话里办案,还让事主看到自己令的都是骗子。

      他们在监测到我登录了诈骗网址时,第一时间用各种方式联系我本人、我的单位、我的家人,并出动警力在单位周边搜寻我的踪迹,希望能够第一时间劝阻我。

      还有一位小姐姐,从14点发现我被骗一直到深夜23点,一直在反复拨打我的电话,了解情况,柔声细语我。

      以及,特别感谢,详细记录了这一过程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王女士,因为她不仅一直在找我,还陪我报了警,还请我吃了饭。

      

狗狗币 火币